2018年01月4日 《星島日報》報導

立法會四個議席將於三月十一日舉行補選,民主派冀在各選區協調一人出戰,與建制派人選互撼,兩陣營對壘氣氛日濃。有意出選九龍西的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認為,地區選舉應以地區參與為基礎,不希望是政治理念的對決。出身富二代,他選擇落戶基層社區扎根,指十年政治生涯最大體驗非「成功爭取」,而是「他們(街坊)信任我」,更重要歷練在於為細節位「拆彈」,相信地區經驗是其優勢,「好多細節位我日日看着,將她(政府)看不到的問題指出來,未必是好爆的事,但是很實質的事。」記者 :梁穎妍

鄭泳舜的父親是知名商人兼保良局前主席鄭錦鐘,但他沒有跟隨父親的慈善家步伐,反而加入政黨做「區佬」,○七年當選後一直在深水埗區「揼石仔」。「我的選區很細,但這裏好多劏房,住了很多人,有很多故事。」穿着一身半正式便服兼皮鞋的鄭泳舜,與記者 穿梭深水埗排檔、街市,他自小在南山邨長大,笑言不少街坊「睇住我大」,強調自己「好貼地」,「(當區議員)就像返屋企幫忙做事」。

富二代降落貧窮率高企地區,發現最重要也最棘手的都是「小事」,特別是人與人間的矛盾。鄭泳舜憶述區內其中一幢舊樓維修工程,糾纏足足五年,「法團改組兩次,顧問公司炒了兩次,中間牽涉好多爭執」,要挨家挨戶排解糾紛;早年花園街大火,全港排檔大執位,「排檔要郁過,可能只是一兩吋位置,但花費了年幾兩年,逐個去傾,幫手搬,搞翻新,又要宣傳讓他們旺返。」

協助舊樓維修糾纏五年

十年地區工作,他說大大提升其執行能力,「這樣很重要,例如要維修重建,政府給予更多資源,但實質可以行到,好多技術層面要解決。」

鄭泳舜在五年前更辭去正職,全心投入區議員工作,「直接點說我真的搞不定,當時只有夜晚短短數小時處理地區事情。」社區工作不單止接個案,亦講求推動發展,今年他就協助老字號公和荳品廠,重新向食環署申領牌照,保住招牌,「當初他(公和)也想不做了,因為很麻煩,但我不想就這樣沒有了」,落力留住地區特色,因為他認為要讓市民參與、共享成果很重要。

保老字號留住地區特色

他以區內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為例,活化後最大的功能只是設計師當辦公之用,若更大力宣傳推廣,料可成為全港市民的休閒地點,「社區參與不一定是深水埗的人來,香港人沒甚麼地方選擇,你都想多點文化體驗。」

今次補選緣於一場宣誓風波,有六人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民主派高呼要奪回議席,變成一場政治陣營的對壘,鄭泳舜強調「不希望是這樣」,認為地區直選的基礎應是「有往績可尋」。面對民主潛在對手有學者,亦有地區工作者,他始終拒絕評論選情,強調今次選舉應是「君子之爭」,稱自己勝在豐富地區經驗,「區議員生涯有好貼切的幫助,經歷直選整個人會謙卑好多,知道好多問題要聽市民看法。」

「香港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」,他並形容過去十年不少爭拗為「政治交」,如能由區議會走入更高層級議會,認為應為政府拆牆鬆綁,「好像創科有好多空間(發展),不要給那麼多burden(障礙),應給予多些空間去試。」熱愛運動的他亦希望加入議會後,可以推動體育事業,令香港體育盛事化,「馬拉松搞得很好,再發展下去可以如何媲美日本等地方呢?」

 

發表迴響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